南怀瑾简介 | 南怀瑾全集目录 | 南怀瑾讲座光盘 | 南怀瑾相关文章 | 般若文海 | 佛缘资讯 | 佛缘论坛 | 佛友之家 | 佛缘商城 | 佛教电视台

南怀瑾全集

中庸胜唱目录

南怀瑾   

  

《中庸胜唱》 第二编 第07讲 保任中庸

第一节 总论

差每失于毫厘,应即乖于律吕,法非渐顿,等班贤愚。二乘十圣之立,一簇三关之名于焉懋也。君子游之,形先物外﹔小人泥之,神役环中。系驹伏鼠,长年戚戚。信燕疑狐,毕世波波。此行者之戚,先圣之悲也。故次遍行,爰立保任。昔洞山价谓曹山寂曰:“吾在云岩先师处,亲印宝镜三昧,事穷的要,今付于汝。”末曰:“臣奉于君,子顺于父。不顺非孝,不奉非辅。潜行密行,如愚如鲁。但能相续,名主中主。”斯固保任之楷模,长养之规范。三世贤哲,无不借径于斯。若曰超人,则腊月扇、盛暑炉矣。

第二节 经文

{朱注第十六章}子曰:“鬼神之为德,其盛矣乎?视之而弗见,听之而弗闻,体物而不可遗,使天下之人齐明,盛服以承祭礼。洋洋乎如在其上,如在其左右。《诗》曰‘神之格思,不可度思,矧可射思?’夫微之显,诚之不可掩如此夫。”

{朱注第十七章}子曰:“舜其大孝也与?德为圣人,尊为天子,富有四海之内,宗庙飨之,子孙保之。故大德必得其位,必得其禄,必得其名。必得其寿。故天之生物,必因其材而笃焉。故栽者培之,倾者覆之,《诗》曰:‘嘉乐君子,宪宪令德,宜民宜人,受禄于天,保佑命之,自天申之。’故大德者必受命。”

{朱注第十八章}子曰:“无忧者,其惟文王乎?以王季为父,以武王为子。父作之,子述之。武王缵大王、王季、文王之绪,壹戎衣而有天下。身不失天下之显名,尊为天子,富有四海之内,宗庙飨之,子孙保之,武王未受命,周公成文武之德,追王大王、王季,上祀先公以天子之礼。斯礼也,过乎诸候、大夫及士、庶人。父为大夫,子为士,葬以大夫,祭以士﹔父为士,子为大夫,葬以士,祭以大夫。期之丧,达乎大夫:三年之丧,达乎天子﹔父母之丧,无贵贱一也。”

{朱注第十九章}子曰:“武王、周公,其达孝矣乎,夫孝者,善继人之志、善述人之事者也。春秋修其祖庙,陈其宗器,设其裳衣,荐其时食。宗庙之扎,所以序昭穆也。序爵,所以辨贵贱也﹔序事,所以辨贤也﹔旅酬,下为上,所以逮贱也﹔燕毛,所以序齿也。践其位,行其礼,奏其乐,敬其所尊,爱其所亲,事死如事生,事亡如事存,孝之至也,郊社之礼,所以事上帝也﹔宗庙之礼,所以祀乎其先也。明乎郊社之礼、禘尝之义,治国其如示诸掌乎?”

一、释字

揜 《说文》:“自关以东,谓‘取’曰‘揜’。一曰覆也。衣检切。”

孝 《说文》:“善事父母者。从老省,从子。子承老也。呼教切。”《礼记;祭统》:“孝者,畜也。顺于道,不逆于伦,谓之畜。”《孝经疏》引《孝经援神契》云:“天子孝曰就,诸侯孝曰度,卿大夫孝曰誉,士孝曰究,庶人孝曰畜。”

缵 《说文》:“继也,作管切。”

末 《说文》:“木上曰末。从木,一在其上,莫拨切。”朱注曰:“末,犹老也。”

旅酬 “旅”。《说文》:“军之五百人为旅。力举切。”“酬。”《说文》:“主人进客也。市流切。”朱注曰:“旅,众也。酬,导饮也。旅酬之礼,宾弟子兄弟之子,各举觯于其长,而众相酬。”

禘尝 “禘”。《说文》:禘,祭也。《周礼》曰:‘五岁一禘。’特计切。“”尝“。《说文》:”口味之也。市羊切。“按:《玉篇》:”尝,祭也。“《尔雅;释天》:”秋祭曰尝。“郭注:”尝亲谷。“

二、通义

此分四:一总持,二受命,三无忧,四达孝。

(一)”总持(“子曰鬼神之为德”全章)

微而至于无微乎?曰:“否,尚有无在。”“若然,此微也,无尚不立,显于何有?”曰:“否。否。惟无而不立也,故无在而不显,古人所谓‘现成公案’。此曰‘诚之不可揜,视之而弗见,听之而弗闻’者,非无见无闻,惟不可见、不可闻耳。不然,体物而遗也。今既不遗,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祀,洋洋乎如在其上,如在其左右,果有鬼神邪,谁见谁闻?无邪,而德又实莫之盛。《诗》曰:‘神之格思,不可度思,矧可射思。’固非语言能诠、意识能缘也。此不可诠、不可缘,大道之正轨、中庸之总持。于保任章首揭此者,盖欲行人持此之总,任此之巨,保此之尚,自益而益人,援天下之溺,勰万有之和也。故曰总持。

(二)受命(”子曰舜其大孝也欤“全章)

命受而位正,位正道行,行斯普也,然则必如何而受命?曰孝。孝如上释。孝者,功勋,孝之至,功勋之至。功至而赏亦至。故曰大德必得其位、必得其禄、必得其名、必得其寿,德者状功勋之懋行也。功勋之懋行,即孝之懋行,即保任之懋行。舜其大孝,大保任也。保任大而功勋大,功勋大而赏大,于是乎贵为天子,富有四海,大命受,大位得也。然此位者,非仅人君之位,盖彻证乎中庸得位也。孟子曰:”居天下之广居,立天下之正位,行天下之达道“,位也者,位乎此,不得此,虽南面而君天下,失位也﹔苟得此,彼陋巷之回,敝衣之由,一夫不治,八口常饥,皆得位也。桀纣失之,孟子斥为”独夫“﹔宣尼得之,后哲尊曰”素王“。曰名、曰禄、曰寿,咸同此释。不然,操、莽贤于夷、齐,原宪下于盗跖矣,讵理乎哉?《诗》曰:”嘉乐君子,宪宪令德。宜民宜人,受禄于天。保佑命之,自天申之。“此重赞保任之至,宜民宜人,而天申命斯受矣。

(三)无忧(”子曰无忧者其惟文王乎“全章)

上令下行,父作子述,如礼而知,如实而行,忧于何有?在未克定大乱前,威或假乎武功,德每沛于文治。今天下既有,上祀先公,达乎诸候,爰及士庶。阶虽等差,礼无贵贱。如理而知,如实而行。诗曰:”向来枉费推移力,此日中流自在行。“忧于何有?故以文王喻之曰无忧云云。此无忧者,保任之至适也。

(四)达孝(”子曰武王周公其达孝矣乎“全章)

序昭穆、序爵、序事、逮贱、序齿及践位、行礼、奏乐、敬所尊、爱所亲、事死如生、事亡如存等,又善继善述曰郊社之礼、曰禘尝之义,如理而知,如实而行,即孝之至,即保任之至。故以武王况之曰”达孝“。达孝者,达乎此也。达乎此,即保任乎此。孝之至,亦保任之至也。故曰:”明乎郊神之礼、禘尝之义,治国其如示诸掌乎。“治国以政,政莫先于彰秩序。今兹宗庙之札,郊社之礼、禘尝之礼,井然而张,灼焉而序。治于国,宁曰不大而业?以京天下者,未之有也。故保任之至,又以启下章显用之至矣。

第三节 拈提

”长庆安造百丈,礼而问曰:‘学人欲求识佛,何者即是?’丈曰:‘大似骑牛觅牛。’庆曰:‘识得后如何?’丈曰:‘如骑牛人归家。’庆曰:‘未审始终如何保任?’丈曰:‘如骑牛人执杖视之,不令犯人禾稼。’长庆自兹领旨,息却狂心,更不驰求,实时享受下半截的风光。当人当下试一自忖道:他长庆是保任?是非保任?若曰是保任,不但活埋长庆,而且拖累百丈﹔若曰非保任,又眼睁睁把子思引的‘舜其大孝’、‘文王无忧’、‘武王、周公达孝’等和自己及他人一齐抛向火坑,殆不仅错判诸方,冤诬古人也。此而不明,必把南泉老人道的‘王老师自小养一头水牯牛,拟向溪东牧,不免犯他国王水草﹔拟向溪西牧,不免犯他国王水草。不如随分纳些些,总不见得’的话言把来。凑泊在保任上。曰溪东溪西,未亡蹄筌。随分些些,实超相外,且不问云门拈的牛内纳及牛外纳,和云峰悦及幻寄拈的一切也。此而不明,又必把德山道的‘无心于事,无事于心。自然虚而灵,空而妙’把来凑泊在保任上。若有诘者难其所通,则引古人‘高高山顶立,深深海底行,等语硬作主张,强为和会。谬燕石而曰玉,混鱼目以为珠。永嘉觉曰’魔强法弱',奈何?奈何?“

先生说是语已,顾视大众。久之乃曰:”老何没后吟声绝,虽有郎官不爱诗,无复篇章遗道路,空留风月在曹司。“复问众曰:”下文如何?“有对者曰:”不知。“先生曰:”余亦不知。古人说的向下文长。不如付在来日。“下座,众未散。

久之,先生复上座。未语,有出问者曰:”先生为某等讲说《中庸》,案此已七章也。章章雷同,一律有总有拈,无乃程序过呆而变化不兴欤?“先生大声曰:”太史公说的。“问者大愕,莫崖其际,良久进曰:”不会。“先生回:”连唯唯、否否、不然已不知。“乃曰:”天常上地,地常下天。而地不能上天,天不能下地。是天地呆而变化不兴也,春生秋杀,夏茂冬藏,历劫不逾,是秋不能生,春不能杀,而夏不能藏,冬不能茂,彼四时者,呆而变化不兴也。孔子十五志学,七十不逾。释迦四十九年转此一法。此二至人者,亦呆而变化不兴也。汝毕竟是汝,吾终是吾。吾不是汝,汝不是吾。吾若是汝,汝若是吾,则吾汝不成。今不尔者,是吾与汝亦呆而变化不兴也。他如狗不是牛,牛不是狗,金不是粪,粪不是金,乃至一草、一木、一土、一石、一空、一非空、一有、一非有,无不尔者,等如上说。是一呆一切呆,而一切变化非变化亘古而不兴也。法不为呆而呆余说,何邪?虽然,幸有此一呆也。若无此呆,则无汝我。即无汝我,焉有时空?既无时空,汝从何处开两片皮来向我说呆、说不呆、说变化、说不变化乎?“问者大窘,目瞑而不能觉,舌翘而不能缩。良久,先生霁颜和声,谓彼问者曰:”会么?“进云:”不会。“先生曰:”不堪风唳鹤,况对月眠龙。"以木击案,瓦屋有声,下座。





中庸胜唱

佛缘文化传播中心 Copyrights © 2006-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弘扬佛教智慧 净化社会人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