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怀瑾简介 | 南怀瑾全集目录 | 南怀瑾讲座光盘 | 南怀瑾相关文章 | 般若文海 | 佛缘资讯 | 佛缘论坛 | 佛友之家 | 佛缘商城 | 佛教电视台

南怀瑾全集

药师经的济世观目录

南怀瑾   

  

《药师经的济世观》 第89讲 生天的道理

所以,生天,生到那一种天?大有问题。修持到生天相当不容易,因此,我们也不要毁谤、看不起其他的宗教。任何宗教,有一个基本的共同点,都是教人做好事、做好人、行善道,行善程度的深浅是生天的根本。行善道,接近于禅定。一般人以为只有形式上的念佛、拜佛、打坐叫学佛,如果心理行为、外在行为、喜怒哀乐等种种习气没有转变,你纵然修了一辈子,能不能生到初级的天还成问题,而且相当成问题。能够一生修到人中再来,死后不走入畜牲道、地狱道,已经是第一等了不起了。

所以,要想生天,必须有道德,有心理行为的善行与禅定功夫的配合。禅定不一定是打坐啊!而是心理行为的宁静。真行善的人,心理行为自然宁静。宁静是禅定根本的基础,宁静程度的深浅就是禅定层次的深浅。那么,要想心理做到宁静,必须改进心里的情感、情绪、思想和外在的行为,绝对的静止,才能进入真正宁静的状况。

一般人盘腿打坐、练气功、听呼吸、念佛、持咒、观想,这是非常消极的修定,几乎不可能得定,因为这是你坐在那儿,暂时把自己的思想、心理行为,找了另外一个东西作寄托。譬如听呼吸,到临死时,呼吸停了,你听什么呢?又如你念咒,到了四大分离时,念头、意识提不起来,你又念个什么呢?你马上失去依靠。在没有依靠之时,你的心理状态,平生坏念头的习气,统统彻底地浮现、爆发。那个时候,你说我会打坐、念咒、听呼吸,想宁静下来,几乎是不可能,当然也不是完全不可能,除非你有见地,定力够。所以,光靠禅定打坐的功夫而想成道生天,那是自欺。

成道生天的道理很简单,从心理、行为开始,往善的方面来努力,要把自己的脾气、个性、思想、动作、言语等种种不好的习性、习惯,痛下决心的彻底改正过来。因此,从行善入道,念念为善,才有生天成佛的希望。

佛学不是大、小乘的分别,真正的佛学是五乘道,首先修‘人道’—八关斋戒是天人的基本;其次才能修小乘的‘声闻道’;再进一步修小乘的‘缘觉道’;然后才是大乘的‘菩萨道’。当然,五乘道只有一心,因此也可称为一乘道,本来一心而已。换句话说,就是从修正心理行为开始。

了解这些简单的道理,就要晓得检查自己一生的心理行为、善恶业的功德,检查自己可能往生六道中的那一道?这本经典没有说明生天是生那一种天?如果要详细研究,必须看俱舍论、瑜伽师地论等著作。如果不研究这些经论,而像一般人看一点现代佛学文章,听一点佛学课程,便自以为在研究佛学,那不但可以说大门没有进来,连排队挂号都没有摸到。尤其在这里研究佛学的同学们,以禅、佛为标榜的,更要注意,不管你的论文是否与佛学有密切关系,至少这里的教育宗旨就是往这方而发展,连这个基础都没有,能写些什么呢?有些同学问我论文写些什么?我还正想问你要写些什么呢!你要我教你写什么呢?因为你什么都不清楚,坐在这里,首先就要检查自己为学为道是否对得起自己?如果辜负光阴,白过日子,光在烦恼妄想中打发时间,而自认为在修行,我告诉你,那正合了苏曼殊的一首诗:

生天成佛我何能幽梦无凭恨不胜

多谢刘生问消息尚留微命作诗僧

你们看到我背书,光是抄,怎么不学学老师苦读的精神呢?唉呀!老师是天生的,难道你是地长的?真是!老师是妈妈生的,你也是妈妈生的,老师为什么能记得?用心苦读嘛!对好书、好句子集中全力硬是把它记住。你们不用心,还说老师是天生的,难道你是红薯长的?没这个道理!

这是苏曼殊有名的诗句。刘生是他的朋友,写信问他最近生活怎么样?他回了这首诗。学佛是假的,生天、成佛我一样也做不到,一天到晚烦恼、妄想不堪,作的梦也乱七八糟,多谢你来信问我状况,现在只能说还有半条命在,还会作作诗,谈不上是真和尚,不过是诗僧而已。

你们不是蛮喜欢苏曼殊吗?苏曼殊的诗,我们也喜欢啊!有些句子蛮高明,有些不怎么样,喜欢的好句子我们就背下来。读书用功不是要你花时间,而是要用心,用心没有什么困难。

我们讲天上的问题,引伸牵扯了这么多,还引出了苏曼殊‘生天成佛我何能’的诗,所以,不要小看生天,不容易啊!

现在药师经鼓励我们,只要你平时受持八关斋戒,好好的真正修心行善,纵然临命终时不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或东方药师如来世界,‘或有因此生于天上’,这里没有告诉你生天的阶层。不管怎样,以作生意的眼光看,生天总比做人好一点。

学佛对鬼神也要恭敬

我们年轻时学佛也皈依,皈依佛,皈依法,皈依僧。皈依这个僧、那个僧,僧了半天,永不皈依什么邪魔外道、天魔、天人!当然,这是一套过程,初步学佛必须如此。那时我们也信得不得了,我经常跟着袁焕仙袁老师一起走路,每天回家都经过一座狐仙的庙。袁老师是学佛的,当然三皈五戒、菩萨戒、密宗戒,戒了一大堆,只要他经过狐仙庙、土地公庙、城隍庙......等等,一定照古礼合掌,然后一路走过去。中国古礼就是如此,读书人不管官做得多大,宰相也好,状元也好,回家若是从自己祖宗坟墓或祠堂前经过,骑马的赶紧下马,决不敢骑在马上耀武扬威地过去。我们年轻的时候就受这种教育,甚至经过外公家的坟墓,原来躺着或坐在船上,赶快起身合个掌或抱个拳,过了以后再躺下来睡觉。

袁老师受了儒家的教育,经过这些地方就合掌。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了,跟青年人一样好奇,我问:‘先生啊!(那时不叫老师),学了佛,三皈五戒,不皈依天魔外道。’袁老师说:这是什么话?大菩萨的戒律对一切众生都要恭敬,你看土地公庙有没有神?如果有神,一个普通人死后当土地公,还得是好人才能当呢!坏人还做不了土地神。既然到了好人前面,就该合掌行个礼,这是菩萨道。

我听了真是冷汗浃背,对,是这个道理。后来我也跟袁老师一样,到了任何神庙都合掌行礼,不管什么公,就是个妖怪,狗修成的妖怪,这只狗的本事也比我大,人还修不成人怪呢!它虽然作狗,也是狗中的善狗,才有一点小妖怪的本事,也值得尊敬。学佛的人对一切众生都要尊重,何况鬼神?不要看自己受了三皈五戒,不这样,不那样,你死后能不能变个土地公、土地婆?还是个问题,你没有那么好的善果,恐怕变个饿鬼都做不到。差一点的,死后下阿鼻地狱,永不得翻身。

这是袁老师的教育,这一生我就‘依教奉行’,对任何一个小神明都很恭敬、很

重视,他有他的善果,人有一点长处都值得恭敬,何况是神。





药师经的济世观

佛缘文化传播中心 Copyrights © 2006-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弘扬佛教智慧 净化社会人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