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怀瑾简介 | 南怀瑾全集目录 | 南怀瑾讲座光盘 | 南怀瑾相关文章 | 般若文海 | 佛缘资讯 | 佛缘论坛 | 佛友之家 | 佛缘商城 | 佛教电视台

南怀瑾全集

中庸讲记目录

南怀瑾   

  

《中庸讲记》 第06讲

五伦包括这个亲亲意义当中。那么亲亲,当然以自己个人的亲属的关系为出发点,这是决不否认说没有私心的,有私心。私心不是罪过,私心不一定是罪过。私心合理不合理,私心能不能合道德,这个中间的差别;并不是说人有私心就是罪过这么简单。那么你说我无私,我也不吃饭,我的饭应该大家吃;我也不穿衣,穿衣我太自私了,应该衣服大家穿,我最好光光的在街上走路——不可能的,那许多是不合理的。不要说人,天地间的生物乃至植物,它都有自私。你看那个植物,一棵草、一棵树,它在地下争出来,都要争出头。但是你看植物界就晓得,草、木共同的竞争生长,但是它有礼让,它要逃避这一边。这颗树这样长起来,旁边有棵树这么长,这棵树要长弯一点,要逃出来一个范围,给人家侵害它的范围;这一棵树枝头向这边来一点,都要让一点路。自然界的道理,都是一样。倒是植物啊、矿物啊,它们这个规律合道德;人啊,很麻烦!人比生物、其他的动物更麻烦。

所以人有了这个感情,善于处理,善于处理到什么程度呢?亲亲。所谓自己的“诸父”,父亲哪里有那么多啊?诸父,很多的父亲一样。就是说,同父亲、伯伯、叔叔,父亲的兄弟们。在古人,伯伯叔叔“视之如父”,同自己亲生父亲一样。所以古人中国的古礼,伯伯叔叔看侄子,在古文上称为“犹子”,看侄子就是自己的儿子,一样的,没有分别。对于侄子都是称“犹子”,“犹”就是等于自己儿子,一样的。

所以亲亲呢,“诸父”,对于伯伯叔叔乃至伯伯叔叔的朋友。你看中国人的礼貌,现在年轻人不大了解了,所以有许多写信、称谓、称呼简直莫名其妙!现在很难办了。就是只好跟着现代话,都要跟着年轻人学,总算把它看懂。像我们从旧的传统的教育出身,假设现在自己父亲的朋友,那个总称是个什么呢?是“父执辈”,跟父亲俩一样,平等的。他们两个可以拉手抱着的,等于说我们现在我们的后代看我们的好朋友,假设我的儿子看我的好朋友——父执,另外又不同。虽然,当然不是我亲的父亲,但是在礼义上尊重啊,就是看到父亲一样,因为他是我父亲的好朋友嘛!所以比我是自然。这不是高矮的问题,是真正人性的一个情感的问题;也不是故意制造这么一个礼仪,做一个社会的秩序问题;是情感、人性、人情的问题。所以这些属于“诸父”等等。“诸父”这个意义并不是只包括了自己父亲、伯伯、叔叔,乃至包括了父亲的朋友等等,父亲这一辈五伦里头朋友这一伦。

“昆弟”,为什么不用兄弟呢?昆弟就包括了伯伯、叔叔的我的堂兄弟,后世叫做堂兄弟了。伯伯、叔叔的儿子也是我的兄弟;同一个祖父的等等,乃至同一个曾祖父的。那么包括了我堂兄弟的朋友,都在这个范围——昆弟。使他们、使自己这一个亲情的范围里头“无怨”,没得怨恨。难得很哦!你们大家现在都是现代小家庭,就是说父母管下面一代,伯伯叔叔兄弟都分开来住——这个小家庭看不到了。像我们在古老的家庭出身,这是很严重的。小家庭也很难!两个兄弟长大了以后,兄弟姊妹你说心里头没有怨?你们在座大概都有兄妹,想想看,怨恨才多哩!想到我那个姐姐:好讨厌哦,我那个姐姐!哎呀我那个姑姑,烦死了!就是怨。这个不怨是很难!但是那说是我姐姐不好、我姑姑不好啊?啊,你都是好的啊?!所以是自己修身的问题。所以呀,亲亲的道理要做到“诸父昆弟不怨”。这好难!这个标准好难哪!所以道德学问的修养对自己的修正,是等于一个雕刻家对于自己内心的那个道德的雕刻啊,分毫都不马虎的。对于自己要求的严格是如此。

那么我们回转来看历史,你看历史上秦汉以后帝王的家庭,父子之间、兄弟之间争权夺利,无所不用其极,岂止是怨而已!怨下面还要加一个字:怨怼。怨怼这在人生,怨恨还是轻的呦!怨怼。到这个程度!所以人,兄弟姊妹,所以你看穷家里头很穷的,我们认为很穷的社会、很穷的家庭,往往父子、父母、兄弟、姊妹感情特别好。为什么有地位有钱的人家,亲情会疏远呢?利害的关头,剥削了人性,冲淡了人情。这就是说文化教养的不够了。所以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是教育我们怎么样做一个人。很简单的,我们怎么做一个人?就是做一个普通的人。普通人你晓得懂这一个道理其中是太难,这“不怨”就太难!所以“亲亲之义”就是“不怨”。

历史上刚才提到帝王的家庭,“诸父昆弟不怨”,三代以上都是圣王,不讲;比较做到的——周武王,周朝的这个朝代。但是中间还出了一点事故。武王跟周公是兄弟啊!亲兄弟,兄弟帮助哥哥完成天下大业,彼此为国家民族文化,流传万代的文化建立下来。他是没有争哦!乃至武王死了,儿子小,周公是叔叔,辅助这个侄子,使他能够继承这个事业下去。中间还出了事故呢!跟武王两个兄弟(文王的儿子很多),另外又出了事,周公不避嫌疑,把自己的兄弟怎么处理了,还是给武王的儿子支撑下去。那并不是说偏向这个侄子哦!因为这个侄子的确才能不错,他当叔叔的愿意——不然哥哥死掉了,这个弟弟上来,把这个政权拿过来,很自然的,本来都在他手里,用不着拿嘛!他只要发布一个命令:“现在我管事了。”就好了嘛!——决不那么做!你要晓得,你们坐在书桌子上想想不困难哦,等你自己到了那个地位,就晓得困难了。你说我很慷慨,我如果有钱啊,一定大布施,盖许多房子给大家住,不要钱。等到你有十万块钱以后,你考虑了——嘿!摸出一张都心痛的呦!没有钱谈布施很容易呦!权利之间是这么一件事。所以能够做到亲亲,由人性发出来真正的爱心、至诚,使诸父昆弟不怨,那么他对于朋友之间、社会之间,也能够爱天下人。所以这个修养是这个样子。

“敬大臣则不眩”。所以我刚才提到“敬大臣”,所以历史上的大臣——帝王师啊!所以像中国古代、上古,周朝以前的政治有三公之位。那个称“公”。那个三公是帝王师耶!三公坐而论道,他拿最高的待遇、最高的薪水,来看皇帝。别人要跪下来喊“万岁!万岁!万万岁!”这是清朝以后规矩了;假设在三公,看到皇帝大概点个头、打个招呼已经很客气了,皇帝要向他行礼。但是职权上,他还要向皇帝行礼。当然皇帝要尊重三公。坐而论道,批评他。哪一点不对了,他讲皇帝。下面的人做不好了,他不讲下面的人。骂骂皇帝:你怎么搞的呀!那个是三公的地位。那所谓大臣。在上古的制度,那是大臣。这个“敬大臣则不眩”,怎么叫不眩呢?眼睛不会看花了,头不会晕了。因为人到了高的那个地位、最高处的地位——天子,除了上帝以外、天以外,就是他第一,下面都是他的下面;那叫做这个天气一样,热昏了头的啊!热会热昏了头,热昏了头眼睛看东西都花了的,看不清楚了。所以人到了最高处会“眩”,眩就是昏头昏脑,看东西都是朦朦的了。

何必当皇帝呀?你们年轻人将来到了自己有了很多的钱、有地位,社会上到处看到你,大家街上人只要看到你就望望然:哎哟!这是某人哦!认识你一面,好像都觉得可以回去在那个墓碑上刻一笔:我还认识过某人!你到了那个位置的时候,自己会昏头的啊!那么这个时候是需要大臣了。有道德、有学问、有了不起,他不避讳你的。因为他们这些人、上古的大臣们,帝王他都不想当了,他所以又可以开教训了,这一类的大臣。所以“敬大臣则不眩”,自己不会昏了头。

“体群臣则士之报礼重。”他说你所谓体谅部下、一般人,体谅你的部下;你如果是教书的,就要体谅你的学生。体恤群臣,那么,就是刚才我提到宋朝的政治、宋朝的历史一样,“士之报礼重”,知识分子还报你的、报答你的礼貌也是一样。就是刚才我们提到,历史上有名的宋朝这个朝代,三百年来,那真是,他对于相权的建立,对于文人、学者那个礼貌,礼貌有加。所以后来你看,武臣有岳飞等等,精忠报国,这是我们历史上榜样。文人如文天祥、陆秀夫,还有很多很多,不过他们两位是代表;都拿自己这个生命、文化生命报答这个国家,报答这个政权。这就是证明这一句话:“体群臣则士之报礼重。”回报你是这样忠诚。那么你由这个历史的经验,同样的做人、个人的事业也是一样,你能够体恤一般人、体恤你的干部、尊重你的干部,这一班替你做事的人也是报礼重,就是人之常情。所以中国文化讲人情,这个叫做人情。

千万不要跟外国人看,中国文化讲人情不对。你以为过年过节买一只火腿,前街送到后巷、后巷送到左邻、左邻送到右舍,送了几十圈,你刻一个名字看看,原来是从我这里开始送出去的。那个不是人情啊!是人情,那个是人情的一个表示而已。真正的人情是道德,所谓道、义。道义不是一只火腿、两个红包可以代表的啊!你说是百几十万、百几千万,并不足以代表道、义。道义有时候一毛钱都没有,可是他那个钱是比你几十亿都严重。一句话、一个动作、一个关心,这个叫做情、感情的情。现在讲的就是中国文化所讲“人情”的道理。要深深认识中国文化所谓讲人情是什么,就是这个。千万不要看到火腿就是人情,千万注意!

下面再继续下去,他说:“子庶民则百姓劝。”所以你做一个政治上的领导人,你认为天下国家所有的国民就是我的子女、孩子,一样地爱护他,尽量地爱护他、照应他。他说“百姓劝”,这个百姓是古代宗族社会一个名称。就是古人、每一个人血统不同,姓氏不同。这个“百”字不是只指一百个,代表了很多的血统、种性的人。自然相劝。“劝”是什么意思呢?在古文里头“劝”——就是他一天到黑,王家到李家串一番,李家到张家又去访问一番,是这个意思吗?不是这个意思。这个所谓“劝”就是现在讲社会自然就会有感化的作用。社会的风气自己起了感化的作用,彼此交互的感化;不要你去教育他,自己互相勉励、互相感化。这就是古文“劝”字的意义。不然是“劝”嘛,大家跑去一天到黑拉情分,看到你快要睡觉了,还坐在客厅里跟你谈到夜里两三点。那是什么?“哎,这是百姓劝哪!”那就是神经病,不是劝的道理。劝就是互相感化、感应,这是“劝”。

“来百工则财用足。”所谓来百工,就是刚才讲过了,那么所有专家工业的发达、社会的发展,则财用恒足,国民经济富裕了,国家财政也自然富裕了。

“柔远人则四方归之。”柔远人,尤其是古代,春秋战国的时候,那个时代人口非常少,没有开发的地方非常多,处处需要人力。所以“柔远人”是非常怀柔这个“远人”,远方的人都到你这个地方来,共同参加你建国、建设的行列。这是一个意义。同时,“柔远人”刚才说过的,还有,比方像我们中国的文化,像现在你看泰国啊、越南啊,这种战争;在中国古代,我们自己的国家真到了安定而统一的时候,碰到这些,马上是救济,马上是帮忙。不像美国的帮忙,我刚才看了报纸,美国总算是要帮泰国的忙了,所以怎么样帮忙呢?卖飞机给他——还是做生意!人家那里打架打得要死,他现在:唉哟,我答应过的话,一定帮泰国卖飞机给他。办办办……卖飞机的手续,飞机装上,再慢慢来打,把越南赶出去,不晓得几时了——这是美国的做法。我们中国的文化不是这样。

所谓“柔远人”,中国文化这个道理,对于国际怎么样帮忙,《中庸》上有,后面有。现在还太早,不谈这一节。

所以“怀诸侯则天下畏之”。刚才讲到周朝的政权,地方分治、中央的统一,这一个政权,所以说能够使地方分治的诸侯永远怀念中心、代表国家民族中心的天子,所谓中央的政权。这是天下畏之。这是道德的政治哦!这个“畏”并不是说是权力上的怕;道义上感觉是不能对不起中央,有这样的畏惧之心。不是利害关系的怕。

这个叫做天下九经。那么这个都是讲“治天下有九经”的一段。所以刚才首先讲所谓中国政治哲学,也是中国领导哲学的大原则。所以儒家思想,尤其属于儒家中庸思想的中心。你们大家将来研究中国文化,那还有其他的诸子百家,大思想道理是相通的,表达的方式同他阐扬的精神稍有不同,也各有长处。道家有道家的道理,墨家有墨家的道理,诸子百家还多得很呢!不过这是正统的、我们文化正统中心的儒家中庸思想的。尤其是研究这个历史哲学、政治哲学、领导哲学最重要的地方。

下面再发挥,以个人为出发点,就是“修身”为出发点再发挥:“齐明盛服,非礼不动,所以修身也。”这个“齐”字,古代古书上这个“齐(齐)”,有时候借用作“斋(斋)”,中间加一个大小的“小”字,一样,不过你不需要改它。这个中国古代的,这要认识中国字啊!这个东西叫所谓小学“六书”的作用。这个“斋”就是持斋,我们到庙子上说吃斋,就是持斋。这个“斋”字,像佛教庙子上吃素,有些人叫“吃斋”,这个话是佛法翻成中国字以后,根据中国文化《礼记》上来。“斋”者斋心也,心里头真正的清净,叫“持斋”。说我不吃肉、不吃鱼,那个叫做吃素,不叫做吃斋。后来佛教来了以后,那么有些出家人要吃“八关斋”(佛教的一个仪式、一种修行戒律的方法),八关斋有一条“过午不食”,那么所以叫做“斋”,叫做“持斋”,“斋”是这个意思。那么这个“斋”字的本意,拿我们现在来讲,就是宗教仪式的、达到了宗教形而上的精神绝对的清净,心里头没有杂念,没有乱想;绝对的恭敬,干净到极点,这个是“斋”。那么假设大家现在所谓学佛的、学道的在打坐入定,在中国的文字理上,就把这个人叫做在“斋心”,心里在斋、斋戒。就是这个意思。

所以“齐明盛服,非礼不动,所以修身也。”“齐明”是心理上,一个人什么叫修行呢?心里永远是干净的、纯洁的。自己修养学问随时随地心里“心如明镜台”,永远是干净的、纯洁的,是“齐明”。这个心里、心头打扫得干净,像一个明镜一样照见万象。“盛服”,衣冠要整齐。因为人本来不好看的,中国文化叫人另外一个名字,原始叫做“倮虫”,光蛋的一个动物、一条虫耶!别的虫生下来都还带毛,带着衣服出娘胎的;我们很懒哪,在妈妈肚子里一爬出来,光光的,呵!毛都不带一条啊!还不像猪牛狗马,它还带一身皮来,冬天夏天它也不要冷气机,也不要暖气机,它就是拿一身皮就起作用。我们是“倮虫”,裸体跑出来的。[断录]……布盖一下,不然并没有什么了不起。当然现代人提倡“天体”才叫美了,这是这个时代。不过你看慢慢发展,西方西装,我们穿的这个西装打领带,你查西方历史,不过一百多年、两百年的历史。两百年以前,外国人穿衣服也同中国人,也是领头、长衣服的,男女一样的。你不要认为西装就代表了西方的文化,这是代表了西方近代的文化,将来还要变的呀!你看将来进步了,不会穿这个西装的。现在都变了嘛!那么现在你看,人类东西文化都有大袖、长袍,慢慢把它变来又短、又紧、又小,现在短了是裸体,将来以后裸体再进步下去——扒皮!(众笑)扒皮完了以后,好,再一层一层套回去。扒皮么,你看很多人身上都刺花,差不多要扒皮了嘛。快了!快了!(众笑)扒皮扒痛了以后嘛,再来慢慢套回去,又变成这样长长大大的。不过我们穿得太早、太时髦了!(众笑)

所以呀,“盛服”并不是一个讨厌的东西。人由外形、环境影响到内心,你这个“盛服”一穿哪,自然不好意思。上回我跟女同学俩讲,昨天大家讲,有位女同学问:老师啊,为什么古人包小脚啊?我说小脚***一样嘛!说了很多。你说古人戴耳环,戴耳环是以前的礼貌,耳环是干什么?耳环很坏的东西,现在大家喜欢弄一点点,是装饰品;一边长耳环,那个女的出来你不准这样看的(师示),你这样一看耳环“咚咚咚咚”就打你的啊!(众笑)那个耳环是这个作用啊!头上你说那个“金不摇”啊,走起路那个脸、头要端正,因为人走起来她这样摇有一点好看;你这个头这样摇,那个东西不行了,就这样搞起来(师示,众笑),你就失了态度了。它是一个教养的东西。后来不懂啊,变成个装饰。它对小孩子由年轻起,是个教养的东西,是一个文化的结晶。后来当然越来越不懂了,就是来一个这个样子。那个头上你说是上面戴一个冠,又挂下来须须,这里又挂两个耳环,你只好走路这样端端正正地走。你还敢这样(师示)?像现在人一样又五花大绑、又蹦蹦跳跳的,那不得了!脸都打破了。所以这个“盛服”的道理。

那么为什么呢?你说讲人性,这个是束缚人性的呀!哎,这是另一个道理了。

所以孔子、孟子主张性善,荀子**主张性恶。人性果然是好得很,但是这个人一生下来,自然很喜欢吊儿郎当学坏的。你不给他一个范围纠正啊,他这个发展下去也不得了的啊!人性他有好的一面,有坏的一面;有至善的一面,翻过来就是至恶。所谓阴阳的两面、正反的两面。那么要纠正这一面,给他防止一个范围,不向太坏的发展,就要衣冠、礼义来规范他,来纠正自己的坏的一面的习气。所以“齐明盛服”的道理是自然的。

当然这四个字,我经常讲,古书很讨厌!你这四个字又是作论文的题目:“齐明”可以做一篇论文,“盛服”又是一个题目,又可以做一篇论文。那么“盛服”一作(论文),你把历代衣冠的沿革、一直到穿西装,同这个穿尼龙、汗背心、穿热裤为止。将来热裤以后不晓得再穿什么裤,那穿的热裤将来想不出一个名词叫什么裤了,等到以后再想吧!一般人会有聪明,自己会想了——扒皮裤,呵!到了那个时候,又可以写一部大书。

所以这个学问之道,“齐明”是一个道理,“盛服”是一个道理。

他说,人必须由外形的这个戒,打到自己的内心去,才能改正,所以叫修行;你才能够做到“非礼不动”。不是头不动、身体不动哦!心念不动了,不合理的念头不起了,自然不起。修养到了最高处,那个说是欲望啊什么不起,不是压制的,它是自然的、很自然,自然变成习惯,变自然了。所以教育由外在范围“齐明”打进,到达内在“非礼不动”。这个才叫做修身。

我们现在教育管学生的操行是“训导处”了。我们小的时候由老古板的那个教育改成西方来的学校的教育的时候,开始“训导”这一方面、品行的课叫“修身”,就是根据这个来的。那个时候读的训导的书也叫“修身”。现在一变啊,这个“思想教育”啊,又是一套了。这个又是一个论文,又可以写几十年的演变,很好玩的。再把过去一年级来读的课本“人、手、刀、尺、山、水、田,狗、牛、羊”,一直到达了“老师早!老师好!老师不得了!”这个东西,再加上这个课本的演变,这几十年的变化。我一直想把它收拢来,一部好书,决定很好的书!所以由修身的道理,我们以前叫修身的课。修身课就是人格养成的教育。

现在讲到“修身”了,然后怎么样叫做“尊贤”呢?

“去谗远色,贱货而贵德,所以劝贤也。”“尊贤”上面讲过了,现在讲个人修养,叫做“劝贤”,就是社会风气的树立,怎么样改正社会的风气。我们现在新闻报纸上不是讲社会风气坏吗?怎么社会风气坏?在儒家中庸的道理,这个原则怎么讲呢?先由每一个人,尤其是领导人(这个领导人不一定是皇帝,每一个家长就是家庭的领导人;每一个团体的领导人;每一个老板都是领导人),要能够做到“去谗(谗言)远色”,不听小话,“谗言”是小话。这个“小话天天有”,或者你如果爱听啊,下面就是“今天特别多”了,呵!如果你不爱听啊,“小话天天有,不听自然无”。人与人之间相处,谗言随时有的。谗言你说都是坏人、小人、奸臣?当皇帝的,奸臣专门给你进谗言。你说那个奸臣天生是个奸臣啊?据我的研究,没有奸臣!奸臣是什么人造成的?领导人自己造成的。领导人精明,不会有奸臣。当然嘛,所以像我如果我来扮演的话,我做个皇帝,这个学生常常给我拿茶的、倒水的,比较跟在我一路的,当然亲近得多嘛,他跟我讲话自然方便嘛。他讲话不用说老张不好、老李不好,他不要那么讲嘛!有时候问起来:老李怎么样啊?“老李呀?老李好像没有来耶!”就够了,这一句就谗言来了!他也不是有意非要做坏不可。但是不过刚刚老李对他“哼”那么哼他一下,他正难过在那里,所以我问到老李,他正好:“老李呀?老李没有来啊!”那很自然的呀!他也不一定要出坏。就是看你天子圣明如何啊!(一笑)领导人圣明就晓得,看一看,笑一笑:呵!这个小子大概吃了亏了啊!——心里有数了。譬如举这样一个笑话。

有许多人与人之间,所以古人的话讲个人:是非终日有,不听自然无。一听是非,明白的人(就晓得)有它的来源的。好人他会说坏话,坏人有时候也会说好话,这个不一定的呀!你说这个是坏人,坏人问到坏人:哎!你的父亲怎么样?“我的父亲好得很啊!”坏人一定那么讲,他有也亲亲之义啊!你说该听不该听呢?所以难哪!人的修养是很难。你要晓得,当父母也是难哦!你的女儿好几个、儿子好几个,嘿!儿子女儿在爸妈父母面前他也会拍马屁耶!爸爸妈妈就是他的马耶!他有时候也拍得很厉害的。你如果父母不圣明啊,老大就吃了亏;再不然老幺就上了当,经常有的事哦!这个是同样的道理。所以“去谗”多难!

“远色”,一样的难。你说我不好色,天下人哪里有不好色的啊?好色,人之天性也。谁又不好色呢?说我绝不好色,除非你是说假话,你自己爱听。个个好色!看到那个好看的多看一眼,不是罪过啊!好色不是罪耶!所以有些女同学给人家追得讨厌:老师!某人讨厌,拼命追我!我说追你不是罪撒!你爱他不爱他是另外一个问题的。人家爱你,爱你不是罪吧?你不爱他不是就好了嘛!而且爱你呀,你还要谢谢他,最好送个礼给他,总是不错,他是能够晓得爱你,对自己很光荣嘛!(众笑)这个不是罪。所以好色不一定是罪。你的好色晓得礼义、晓得范围,不能乱。所以“发乎情,止乎礼”。

所以“去谗远色”这个“色”字,孔子的用词啊,同“鬼”一样的用词。孔子对于鬼啊,“敬鬼神而远之”撒!鬼神并不是坏事,你敬他,距离远一点,保持一个距离;所以你好色的事情上、感情上保持一个相当的距离。所以叫做“远色”,这个“远色”是同那个“敬鬼神而远之”一样的远嘛!就是这个道理。

“贱货而贵德”,“货”是什么货呢?“贱货”是一个什么家伙呢?“货”就是物资,古人所谓“好货”就包括了爱钱。上古的文字里头经常有一个字,你看,齐宣王跟孟子俩谈话,这个皇帝是很爽朗的皇帝,孟子讲了半天他不好意思推辞,“寡人有疾”,我有毛病啦!孟先生你不要多讲了,“寡人好色”。孟子这个人他像是叫花子打蛇——跟着棍子就上来,他说:好色不要紧啊,你使天下人都好色。他说:哎呀不是这个啦!实在太……“寡人好货”,他又爱钱。(孟子)他说:爱钱好钱也不要紧啊!——他碰到孟子,一点办法都没有!(一笑)所以这个“货”字过去是代表“爱钱”;也代表了物资。这个是“好货”。男性的好货是爱钱;女性的好货是真好货。所以街上那个百货公司西门汀啊、寄卖行啊,那些货品都把它给女性准备的,因为女性天生容易好货,对吧?这个东西好!本来这件衣服还不错,有一件新的比这个更好,实在舍不得,不过还是收不住,明天还是给它买来;到门口想想,皮包里不舍得拿出,又回来;第三天总归把它买来为止!这就是好货。(众笑)“好货”跟“好色”俩一样的厉害。所以啊,要“贱货而贵德”。

“所以劝贤也”。这个“劝贤”,使社会风气走进贤人的社会、贤人的风气,进入良善的风气。可是理论讲起容易,在我们今天电风扇之下、在十一楼悠哉游哉谈谈满有道理的,身临其境做起来很难哪!所以教育与修养、道德与修养不是容易的事。理论容易、批评人容易,要求自己就很难!所以要“知耻近乎勇”,不要忘记了自己。光是讲理论,看人家、批评人家都很容易,自己到那个……你说“我绝不好货”,因为你口袋里经常只带五十块钱,当然不好货!而且好货的地方你还没有看到过呢!那些货品是什么价钱?你看都没有看到过。那些好的东西硬是好,好的手表就是好!我都停留,眼睛都看两眼,怎么不好呢!这个所以“劝贤”。

“尊其位,重其禄,同其好恶,所以劝亲亲也。”这都是讲“劝”的,劝就是感化、感动,尤其是确实要求自己。“尊其位”,将来你们做老板啊、办工厂啊、当董事长都一样,你请的人,哪怕请一个打字小姐,哪怕请一个小弟来给你跑街的,你要尊重他。他的职务不同,他的人格跟你俩一样的;他的人也许长得比你还好看,不过你的命比他好了一点,如此而已!所以要尊重人家,尤其尊重他的“位”、他的职位,你不能干涉他的职位,“尊其位”。

“重其禄”,待遇要高。你又要马儿跑、又要马儿不吃草,那怎么做得到啊?又要马儿好、又要马儿会快跑、这样马儿永远不吃草,那怎么行的啊!不可以。你必须要给人家足够的待遇。足够还不行啊!超过了足够,他心安理得,他安于其位(职务)了。所以呀,“尊其位,重其禄。”

“同其好恶。”还能够做到了解他的心理,他所喜欢的事、他所讨厌的事。并不是叫你跟着他跑。譬如说有人,人是很好的,他就是讨厌某一点,那么你做一个领导人、做个老板,只好将就他这一点毛病。譬如他什么都好,晚上不敢下去,为什么?他怕鬼。“鬼有什么可怕?你给我滚下去!”那就不对了!那你只好说:你既然晚上怕鬼,我自己去。只好如此。你看什么,我去看!我回来告诉你:没有什么鬼嘛!我去拿来给你看嘛!他慢慢给你训练他。比方啦!“同其好恶”要善于应用。那么你说他好的是什么?好的是溜班出去跳舞;讨厌的、恶的是什么?恶的呀,懒得工作——你也去同其好恶啊?!那就不行了。所以“同其好恶”这是个教育道理。

“所以劝亲亲也”,这个对付尤其是你兄弟姊妹之间,同仁朋友之间。往往这个朋友是互相规过、互相劝善。比如他有不对的地方,朋友之间只有一个字哦:劝。劝导,不是勉强哦!你过分勉强:你非要这样不可!那不是朋友。那你教育儿女都不可以这样教育。有许多人对朋友之间就失态,就超过范围,那就犯不是劝导。像我们过去对于这个“劝”字,我们过去跟父母俩讲话,连“劝”字都不敢讲啊!如果说我给爸爸妈妈讲话:“爸爸,我劝你这样——”一个耳光过来了:你读些什么书啊?!“劝”只能对朋友用。“爸爸,我建议你这样——”对皇帝那个“谏”。所以说“我告诉你怎么样”,是对孩子、对自己儿女讲的。现在人的啊,“爸爸,我告诉你!”“爷爷,我告诉你!”嘿,他比爷爷还大!(众笑)这是我们五千年礼义之包撒!礼义之包,不是那个包裹的“包”,我把它改一个字——包起来的“包”,礼义早早包起来、放起来了,叫做礼义之“包”了。(我们今天讲不完,只好到这里为止。)

……“治天下国家有九经”的“亲亲”的道理,这都是讲的领导学。

下面,“官盛任使,所以劝大臣也。”就是对于高级的部下,就是对一般部下也是一样哦!重点在于高级的干部。“官”的意思古代所谓“管”,管理的事情、主管这个人。盛,就是说主管的责任交托给他,就是考察清楚了,疑人不用、用人不疑。“官盛”,对责任,“盛”是完全信任他,加重的。“任使”,给他的任务、给他的使命,给他的使命恰恰合于他的任务。换句话说,他的任务所担任的,正是可以达到他的使命。这个道理,就是完全信任人、信任高级干部。“所以劝大臣也”,这个“劝”不是劝导,就是感动、感化的意思。用人的道理最怕是防之如盗贼、用之如牛马,又用他,又防他;又怀疑他,又想使他为自己忠心。甚至于说,又要马儿好、又要马儿不吃草、又要马儿跑,这个是绝不可以的。所以“官盛任使,所以劝大臣也。”

下面对一般的部下、对一般的干部来讲,“忠信重禄,所以劝士也。”对于用人之道,要“忠”。我们都晓得中国文化后来的解释,有下面对上面绝对要忠——忠实、忠诚。同样的,大家忘记了上对下也要忠。“忠”字在古文的解释,对任何事情、对任何人无一而不尽心的谓之忠,尽心、尽力谓之忠。对朋友也好,假设朋友托你的事什么不尽心、不尽力[断录]就是“忠”。所以忠实这个“忠”字的意思,尽心尽力谓之忠。“信”,信任,能够言而有信。所以做人,对下面做人的干部,乃至做人的长上、做长辈对下面,要做到“忠信重禄”。“重禄”现在讲待遇足够。当然你要人家做事,人家有后顾之忧,家里孩子的奶粉钱在哪里还不知道,这边还要人家拼命地去做事,对国家社会或者对个人事业尽忠,那是不可能的,违反天理,也违反道理。所以要“忠信重禄”,使他有足够的待遇。“所以劝士也”,这个“士”就是对一般的知识分子、做干部的,彼此这个风气、社会的风气、政治风气自然带好了。

那么对于老百姓,“时使薄敛,所以劝百姓也。”就是需要老百姓出力、国民尽力的时候,所以孔子在《论语》上讲过“使民以时”,一个命令下达、一件事要合时、合理,恰合那个时间。“薄敛”,对于缴税,税对于公家的贡献,尽可能地对国家的财政够了的时候“薄敛”,尽量地负担轻。这样,“所以劝百姓也”,使这个国民走上优厚的、厚道的路子上。

那么对于公务员,拿现在来讲工教人员,以及各种技术人员,农业的、工商业者,“日省月视,既禀称事,所以劝百工也。”我们都晓得世界的文化,考试制度是中国文化特有,也是中国文化所建立。甚至于说,十六、十七世纪以后英国人仿造中国人的制度创立他们的考试制度。所以考试与监察两种制度是中国政治历史上特有的一种制度,这个精神由来甚久。在过去上古的时候有“日省月视”,一个月要考察,负责单位、负责人每一个月要省查,每天都要省查,反省自己。在上面领导人每一个月有一种考核、考试的办法。

“既禀称事”,这个“禀”现在写的是这个“禀”,这个禀字我们大家学古文都晓得,向上面说话、禀告用这个禀。实际上,“禀”就是秉受那个秉,就是禀赋,接受那个命令、秉受。这个秉是同样的,通用。“既禀”,考核下面,上面人下一道命令、一个任务交代给他,考核他,他能够承受、秉受这个命令,的确能够达到完成的任务。“既禀称事”,这件事情交待给他,他做到了,恰到好处。

譬如像我们经常发现到做事的时候,尤其是现在青年,使人至少在我们这个年龄习惯上看去很看不惯,往往就做不到“既禀”。既不能秉承命令,又不“称事”,做的事情又不合适、不对。每一个现在青年都晓得创造,创个什么啊?你没有东西创个什么啊?创造要基础的,你没有基础怎么创啊?你说试试看,你对于个人拔个牙齿试试看可以,牙齿是你的,不过好牙齿还是拔不得。天下大事做事情有时候试不得啊!你试了,失败了再改过,那来不及了。所以就要学问、经验。最可怜的,现在我们社会一般青年犯了一个什么毛病?据我所了解的——也许我所了解不对,或者是不了解,很少跟外面接触——但是一切出道就晓得现代青年既不能令,又不受命;自己也不能当了不起指导人,下个命令这个事情要怎么样做,我判断做下来一定对——没有这个本事。没有做一个领导人的本事。那么你听人家的好不好呢?哎,不服气,又不受命,不接受命令。所以现在青年每一个人搞得一塌糊涂。自己也苦闷,苦了自己,也苦了人家、苦了家庭。都在创,尤其乡下跑到台北来创,结果什么都没有创到,撞到了计程车、摩托车了,骨头撞断了,如此了事!所以这就是学问。

学问要做到有才能。光文章写得好,不一定会做事啊!要有才,“既禀”,能够秉承一个主官下的一个计划、一个命令,通盘了解它。做起事情来“称事”,写一个条子也好,写得像个样子。现在青年们写一个条子、写一个报告、写一个计划,那些字啊写得龙飞凤舞,已经看得很烦了;中间的内容啊,不晓得讲些什么,乱七八糟!坐在办公室上、书桌子上想的,用到事实上都不通;办起事来更不行。然后你叫他上街办事,看不见了,坐那里吃冰淇淋去了;然后说“没有碰到人”,实际上坐在那里吃冰淇淋,迟到了,当然那边人碰不到了。像这样情形,既不能秉承命令,又不能称事,达不到任务,这就不对了。所以,对下面要做到“既禀称事”。“所以劝百工也”,百工是技艺,一切社会上每一个人修本位的岗位都要做到这样。

“送往迎来,嘉善而矜不能,所以柔远人也。”外交方面懂得礼貌。“送往迎来”很难哦!大的外交,我经常感觉到,现在世界各国专业外交官很多,像你们大专毕业考进外交系,或者最后考进外交官训练所,考完了派到外面做事。学识基础、风度教养不够,连衣服都不晓得穿,穿长袍怎么穿的?短褂怎么穿?穿时髦衣服怎么穿?连打扮都不晓得打扮,这个就很差了。职业外交官好手已经很难,大外交官更难了。大外交官不一定靠送往迎来啊!天下大事,他就代表一个国家,到时候三言两语就给你解决了、否定了,乃至能够忍气;如果外交的时候受一切的气、忍一切的污辱,而把任务达成,这是真正外交官。

外交是外交,我们普通做人的社交礼貌,现在发现这一代的青年社交都不懂。客人来,礼貌也不知道,反正招呼(师示),这也算是打了招呼了,也不错,这个也算礼貌之一。然后怎么样请坐、怎么样站起来、怎么样走路,都不懂。然后搞得我们站在那里只好看着,不晓得怎么办。你跟他有礼貌,他不懂,那只好对他无礼貌。“你贵姓是什么?”“我贵姓王。”(众笑)我们心里就凉了一半了。然后,“你请坐!”“我知道请坐!”哎呀我的阿弥陀佛啊!那真是没有话讲。你们青年注意呦!写一封信也写不来,下面称呼也不知道,上面称呼也不知道。再么就太恭敬了,有一位同学(好多年前了,现在不同了)跟我讲了以后,信封上写的是:“南公怀瑾夫子大人老师”,一看好像送到殡仪馆一样的!(众哄笑)把所有官衔都加上,又太过分了。然后我告诉他,信封上是给邮差看的,不是给你看的,你叫“南老师”,邮差不一定叫老师啊!你说我写给爸爸“南爸爸”,邮差不是叫你的爸爸也叫爸爸啊!所以你写给你祖父也好、写给爸爸也好,也是写“某某先生”,没有错。信封这个东西是给邮差看的,不是给你看的。所以古代中国是礼义之邦,这些不晓得学校里有没有教育过。我一问学生,都说有教育过,事实上很多都不懂,奇怪得透顶!所以讲“送往迎来”四个字,不容易做哦!

譬如这一个门,送客人怎么样送?送电梯又怎么送?送上汽车又怎么送?就是说,我们上汽车,跟青年人一出去,往往把老师或者爸爸坐在那个最痛苦的位置、最低级的位置。就把你汽车中间按进去,就把那个杠杠上,最苦的地方。那个不是给人坐的,或者是主人带狗出去,给它坐在中间,怕狗两边跳出去了,所以两边人来看着。结果啊,拼命把人:老师啊!你这样坐!他又是很恭敬啊,所以也只好当狗窝囊坐在中间!(众笑)你不要说他失礼,他不懂嘛!他心里是很恭敬:中间位置还不好啊!汽车中间那个位置是最不好的,中间那个杠就在中间,走起来 “唝唝唝”,就在那个地方。所以“送往迎来”四个字,接待宾客是大学问。他这里当然讲外交,第一个礼貌要知道,“送往迎来”。

“嘉善”,讲话应酬之间有人比如人家的好处尽量地表扬。看看这个家伙交际场合实在没有什么好说,哎,某人一笑:他这一笑笑得好!笑得非常和平,像白鸽一样!和平鸽子,呵!你总要想办法讲些“嘉善”。再没有好处,他一声也不说话:“你看他就是好!你看某人这位先生沉默寡言啊!就是好!你这个了不起!”等他说话说多了:“你这个滔滔不绝啊!”这样总是有一套。(众笑)“嘉善而矜不能。”怎么叫“而矜不能”?是说自己有长处不能够傲慢,不能够在人前处处表示自己的长处,压住人家的短处。

“所以柔远人也。”就是说当一个在外交上的主官,在外交上使别人都愿意跟你俩交往,很远国、远地的人都愿意归顺。

下面就是我们整个民族文化的精神,要了解自己国家民族文化,这个什么民族文化:

“继绝世,举废国,治乱持危,朝聘以时,厚往而薄来,所以怀诸侯也。”

你们要讲中国文化的国际思想、世界思想,代表我们这个民族的,几千年的精神就在这里。“继绝世”,人家国家要亡了,帮忙他复起,不使它断绝,不使他绝后。人家世界上别的民族也许要想消灭别人的民族、消灭别人的国家,自己称霸。中华民族的国家民族的思想不是。我要存在,所以希望世界上一切的民族、一切的国家、一切人民永远平安下去。所以“继绝世”,哪一个人家家庭要绝后了、国家要灭亡了,帮助他,不能使他灭亡。

“举废国”,乃至周代文化,古代有些国家、上古的国家已经废了,没有了,历史上有这个名称,已经没有这个国家了;可是当我们周武王统一中国以后,周公、姜太公连封了三百多个国家,有许多几百年前都没有了,找出他的后人来,把他辅助起来。所以“举废国”。所以中国人做人有时候别人(亲戚、朋友、邻居)家庭有危难的时候,为朋友不远千里万里跑去帮忙朋友家里,使他兴旺。这个在古人很多,现在很少。所以“继绝世,举废国”。

“治乱持危。”人家的国家有内乱了,我们在过去春秋战国前后看得很多,我们国家就派兵去了。不像别人派兵去是趁火打劫,我们派兵去了以后,制(止平)定人家国家的内乱,“叫你们选一个好的皇帝上来。”好了,退兵,回来。(这是)中国文化。“持危”,看到人家国家有危险,以军事行动帮助人家,安定了,回来。

“朝(chao2)聘以时。”所以我经常同外国朋友讲,中国文化这个民族在国际上用兵用军事历代都是蚀本的生意。帮助人家国家安定了,然后没有侵略人家土地的野心,也没有想侵占人家市场经济上的野心。退兵回来,只有一个:年年进贡,岁岁来朝。每一个国家所以每一年,或者是远一点隔三年。当年的琉球、朝鲜、越南、暹逻(就是泰国)等等,是“万国衣冠拜冕旒”。有些都“重译来朝”,所谓重译,因为言语文字不通嘛!譬如欧洲、中东有些国家过来,先要通过靠他的国家附近文字相通的翻译一道;翻译一道了,再到中国来,又要经过第三道的翻译;三种语言翻过来才懂他的意思,这叫重译来朝。但是你查我们的历史上,外国人来朝贡的时候,我们赔本赔得很厉害!南洋送进来麒麟,实际是什么?长颈鹿,他叫麒麟。来了几条麒麟或者弄几个猩猩、大猴子,送进来以后,再弄些香蕉、土货,那当然保持也很困难了,一路下来,南方来的一到了广州,广州的地方政府就要接待了。是朝贡的,给皇帝的,那要命!派兵派人一路护送,加重,那个时候唐朝的首都在长安在咸西,从广州要走好几个月。杨贵妃吃荔枝,马都跑死了多少啊!“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。”那个马一天尽量跑死拉倒!这个马死了,赶快装在另一个马背上,一路接下去,就是为了吃这个荔枝。你看朝贡也是这样哦!有些外邦来的东西、外国来的干使节的,那不晓得损失多大!然后在我们的首都,中央政府招待个把、两三个月以后,重重地赏赐,慢慢送回去。在历史上这些记载的资料你看可以写一部专书,非常多。有些派到中国来的大使们甚至于不想回去了,也很多。大家在这一部分的历史很少留意去研究它。所以“厚往而薄来”。

所以中国过去讲人情的道理,你给人家送礼也是这样,礼物希望人家送过来简单,意思意思;还礼给人家可不能意思意思,“厚往”,要多、要加倍。所以说“厚往而薄来”。“所以怀诸侯也。”现在我们不同喽,送礼来你最好越多越好,还礼就是马马虎虎吧!甚至于说再等一下再说。这个社会文化实在变动变得很厉害。

我们简单地把所谓“治天下国家有九经”,九个大原则这一段(继续上个礼拜三的)讲完了。这一段的内容大概如此,详细的各人自己再去研究,详细的很多了。

所谓下面结论:“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经,所以行之者,一也”。那么这个分析怎么样做一个领导人——领导学。全体这九经都是领导人所要注意到的。它分开来,不一定责备于领导人,就是说每一个国民每一个人,受了教育,必须要具备这个素养。分开来讲,分析起来有“九经”,九条大路、大原则。但是你说那很难,我几时学得好啊!我也没有当外交官的可能,不会有这个经验;更不会说是坐在那里,学万国衣冠朝廷接见这个味道,也做不到,让我怎么经验?“所以行之者,一也。”只有一样。一样是什么?他慢慢要讲出来的,就是本书上下面会报告来的——“诚”。

现在继续下去,“凡事豫则立,不豫则废。言前定,则不跲;事前定,则不困;行前定,则不疚;道前定,则不穷。”

这是讲做人的事情。就是一个事先要有头脑,要预备。所谓万事、天下任何事,事先要考虑好。“豫则立”,先有“豫”,先有计划。现在人要做什么事,先要有理想、有计划,这个计划属于古代这个“豫”,要先预备好,才能够做事。假设事先没有计划、没有预备、没有研究、盲目地去做,“不豫则废”,最后是失败的。事先都要有头脑,想好。例如讲话,不随便讲。有许多人很会讲话,但是往往发现讲了半天呀,像我常常碰到这种事,我说你讲什么呀?他说:老师你没有听到?我说都听到了,那你讲什么啊?他就愣住了。因为他讲了半天是废话。你要的是什么嘛!所以一个人要喝茶,你说“我要喝茶”,很简单嘛!他先从自来水厂说起,说到如何做茶,最后口都说干了,问他:“你要什么?”他自己还没有讲清楚,你说这不是糟糕么!所以,“言前定”,一个中心意思就是逻辑道理。“前定”先*,则不跲。不是乱的、偏僻的。走路“跲”就是乱走,步伐乱了。

“事前定,则不困。”做一件事情,事先要研究清楚,事先要预备好,自己不会有困扰。一个事情自己都没有想好,自己也不努力,临时匆匆忙忙乱搞;成功嘛,昏了头,比吃了麻醉药还厉害;失败了失意了嘛,就睡不着觉。就是不行。成败利钝事先要研究好,“事前定,则不困。”

行为,做一件事情一个行动“前定”,“则不疚”,无内疚。一个行为前定了,这件行动要做了,后悔很少。要把成功失败的道理想好。

“道前定”,这个道就是“原则”。任何的原则,需预先考虑好前面。所以临时天下做人做事,没有一定走一条直线的,一定会变动。中间碰到艰难挫折甚至于整个地失败,已经有失败的打算,这就是前定好;那么智慧应用是无穷的,所以“道前定,则不穷。”

“在下位不获乎上,民不可得而治矣。获乎上有道,不信乎朋友,不获乎上矣。信乎朋友有道,不顺乎亲,不信乎朋友矣。顺乎亲有道,反诸身不诚,不顺乎亲矣。诚身有道,不明乎善,不诚乎身矣。”

这一路连下去,讲一个人由一个普通人到崇高的成就,这一段青年同学们要特别注意!一个人在下位,谁都不知道你,无闻,再加上自己言不压众、貌不惊人,所谓过去讲声望,现在叫做知名度,知名度嘛除了爸爸妈妈晓得你的小名叫阿猫阿狗以外,其他嘛,没有几个人知道。可是你要想站起来,出人头地,做一番积功立德的事业,这个路线……[断录]

“民不可得而治矣。”下情必须要上达。所以做一个上面的领导人,每一只眼睛是盯着下面全体的人,希望在这个里头找人才;等于在很多的石头里头要找出一个玉来;等于在很多的草里头要找出一个栋梁之材,一个草木、一个大木材来。可是在下面的人自己怎么样站起来?在下面而不获乎上,无法上达、出不了头地,上下不能沟通,你纵然是天大的才能,你只怨天,你不要怨人,你无法有出路表达上去。比如我经常说,现在最近很少了,像前几年红叶棒球队,我说你们看吧,这山里头的几个孩子,一毛钱没有,球都买不起,拿个木棍打石头,结果嘛成功了。我们大家报纸都在叫:这是我们社会的光荣。唉!少扯淡了!你也没有培养他,你有什么光荣?靠他们自己站起来。这个就是例子。人靠自立。自己没有站起来的本事,怨天尤人没有用。然后就说大家眼睛是瞎的:“像我这种大才,不晓得多大,比西瓜还要大!他们都不认识我!”你这不是吹大牛吗?我们小的时候乡下人家西瓜皮吃多了——吹大牛。西瓜皮吃多了,光会吹牛的,据说如此。所以不会说话的人都可以吃点西瓜皮。

“在下位不获乎上,民不可得而治矣。”那么要怎么样获乎上呢?“有道”,有一个路子,有一个原则:“不信乎朋友,不获乎上矣。”连你的同学朋友都不能了解你,还看不出你的才具,然后你就是说:这些呀我当年没有一个同学啊,因为我那些同学都混蛋,都不知道我,我最高了!所以我常说一个人连自己同学朋友之间都找不到半个、一个人,下文就是:“惨兮哉!”你不能够说同学、朋友都不行,都不了解我。那就问你是不是了解每一个人呢?你不能了解别人,怎么只要求别人了解你?所以“不信乎朋友”,这个朋友包括社会,“不获乎上矣”,那么自然不可能出人头地。

“信乎朋友有道,不顺乎亲,不信乎朋友矣。”他说,再一个你的同学、朋友怎么了解也好,你对家庭、对父母兄弟都没有处好;我们常常发现许多人对父母处不好,兄弟姊妹冤家一样,对自己亲人都是仇人;说他会对朋友比对亲人还好,理论上、逻辑上通,事实上不通,不尽人情。一个人不尽人情,而想有对朋友忠心到底、忠义到底,不可能。所以,不顺乎亲,就不信乎朋友。

“顺乎亲有道,反诸身不诚,不顺乎亲矣。”那么对父母兄弟姊妹为什么处不好呢?有个道理、有个原则是什么呢?问自己,不要再怪家里人,先检查一下自己。自己没有一颗诚恳的心,自己没有一个诚恳的修养,只要求父母兄弟对你好,那怎么行?所以呀,不“顺乎亲有道”,要“反诸身”,回转来反省自己。反身而不诚,当然不顺乎家庭,自然处不好,你本身不对嘛!

“诚身有道,不明乎善,不诚乎身矣。”那么怎么样做到修养自己呢?反省,最后还是自己反省。

“治天下国家有九经,及其行之者,一也。”上至当皇帝,当全世界、全国的第一人、领导人,下至做自己的皇帝、做自己的主宰、做一个很平凡的老百姓,不管做哪一种职业、哪一种地位、实行哪一种事业,只有一个:先建立自己。那么,要建立自己,“诚身有道,不明乎善”,天下哪样是真正的对?要搞清楚。所以经常我跟青年同学们在一起做事,我说我经常发现你们人生观到现在都没有建立。还有些人几十岁了,我发现没有人生观呢!我说:你究竟想做一个什么样子的人?都是这个样子:“我也不知道!”(众笑)你也不知道,谁知道啊?我说你们都是水面上的荷花、水荷花,这个浪头一冲,冲到哪里就在哪里,就是随缘而遇,自己没有站起来。我想做什么?我要做怎么一个人?你说我想做一个躺下来的人,也好啊!你就永远学习本事专门耍赖,永远躺着也好;躺不住的啊!躺不住就随波逐流,叫他听命呢,不服气;那么你有本事领导别人,你创个业,你也可以去开个工厂、开个公司,做一件事业,养个千把、万把人,你能够给千把、万把人靠你吃饭,你就了不起喽!你要晓得哦,就有八、九万人靠你吃饭,一个人还有老婆、还有父亲、还有母亲。等于有一年经济很不景气,有一位办工厂的老板来跟我谈话,他说:哎呀!我很想摆下!痛苦啊!想放下不干了。我说你不能放下。他说:对呀!我一放下来以后,二十万人没有饭吃。他说我工厂人多少万,每个都有家眷,我如果一不干,整个地垮了。所以说赚钱就要开下去,不赚钱除非我死掉!我说:哎,你这就是菩萨心肠!不管如何要撑下去。实际就是人生观的道理,你要做一个什么人。

所以呀,“诚身有道,不明乎善”,那么怎么样一条善路?那么你把人生观的哪个是至善?应该怎么样做?譬如出家,出家我应该怎么样出家修持?怎么样做一个高僧?不管他高僧、矮僧啦,反正我要成果、证果、证道,怎么样才能证道?就是需要明这个善。但是这个理搞不清楚啊,就“不诚乎身矣”,身不能诚。此身不能诚,上面一切都垮了。所以,“治天下国家有九经,所以行之者,一也。”就是这个意思。

现在你们看写文章,白话文也是这样作。这个文章是另外一种。这个文章你看上面说了半天,有一个东西;然后一大串,爬上高山、爬上四海,一路说下来,最后就是这个东西。比如文章的手法。你说“治天下国家有九经,所以行之者,一也;一者,诚也。”就完了!诚怎么诚?人家读起来没有意思。他一路一路,像那个剥笋子一样,一层一层剥,剥到了最后,笋子露出来,然后晒一晒变笋干了,呵!那就很“诚”了!这个文章作法,倒转来一层一层剥,由大的说起。

那么现在上面把这个大、小,一个大题,诚是个大题,这个诚字很难解释。如果说“治天下国家有九经,所以行之者,一也;一者,诚也。”这个大题一拿出来,没有办法了。现在人写论文写文章,先把那个大的盖上去:下面第一章分八节,第一节:足指甲;第二节:手指甲;第三节:头发……然后一套一套古书、白话文,苏格拉底啊、孔子啊一大堆插进来;外国人怎么样说、美国人怎么样说、日本人怎么样说,说完了以后,你怎么说?我没有!现在所有的文章、书本,要看你的意见是怎么样?我没有。学问很好。那下面参考书列一大堆,那什么书都有,表示我看过那么多书了,你看你不能说我没有学问哦!拿书来都把你压死了!(一笑)其实啊,学问之道在自己。所以你看这个“诚”字,他用这个章法,你说了这个大的呢?没有办法。他大题小做了,一路一路下来;下来以后,再把它翻过来。

“诚者,天之道也。诚之者,人之道也。”讲诚的境界。我们晓得,尤其学各种宗教的这里很多,我们到佛教庙子上看,拜菩萨求仙三个字:诚则灵。对不对?都看了。怎么叫诚呢?我这么跪下来,弄根香蕉拜一拜,还不诚啊?很诚了!再到这个什么民权东路关帝庙,晚上去拿两百块钱买些馒头啊、米糕啊,磕个头,把头还碰得“砰砰”地响,这个总是诚啊!你把头碰得响只能叫磕响头,不一定算是诚。诚是个什么境界?非常难!

这个“诚”字也就是佛家所讲的修定,就是定的境界。定是什么境界?专一、专诚、没有杂念、没有分别、没有妄想的境界。所以现在你看儒家的中庸,这个时候佛法还没有来耶!所以“诚者天之道也”,诚的境界的天道的境界。这个天也是科学的、太空这个天;也是哲学的天、理念世界的天,形而上,看不见的,空灵。

“诚”是一个原则,天地永远是诚。所以天地生生不已,几千万年它没有怨恨人,没有要求人报答它什么;它永远给万物、给人类生命,给万物生机。所以天道的境界,人的诚恳的心像天地一样的开阔,就是诚的一个境界。

怎么样做到这个诚的境界?“诚之者,人之道也。”人为什么读书做学问、讲修养,甚至于学宗教呢?就是修道、成道这个境界。由我们的身心,由人道而到达同天道合一,所谓天人合一,同形而上道合一。所以“诚之者”就是方法,能够做到诚的这个方法这个境界呢,那是靠人的修为,靠自己修持、修行。怎么修呢?

“诚者”,现在告诉你“诚”。“诚者,不勉而中,不思而得,从容中道,圣人也。”

诚这个境界,“不勉而中”,一点不要勉强的。这个清净很自然就到了。譬如佛家讲空、道家讲清净,清净是他的境界的形容,佛家讲空讲的是原则。你看一般学佛人拼命地修空,打坐在那里修到空,所以永远没有修好,不能得定,不能达到。因为他都勉强在做。要“不勉而中”,一点不勉强,很自然地;空,空就是空嘛!随时随地都在空,定住了。“不勉”,一点勉强都没有。我用一点力深呼吸,有些人数息观、念咒子或者做什么,那都在勉强撒!所以都在用方法,没有达到那个境界。“不勉而中”——对了!插头一样插对了。

“不思而得”——智慧的境界。我们普通学问、学识都是靠思想、想出来的,文章是靠想出来的。一个好的真正艺术家一辈子画画,任何一个艺术家都知道,会写字的书法家也晓得,一辈子大概只两、三件作品自己满意的。那个满意就是圣灵的境界,怎么叫圣灵?“不思而得,不勉而中。”自己也不晓得怎么画出来、怎么写出来的。等于像学中国书法,王羲之学写《黄庭经》的时候,酒喝醉了,写完了:这是谁写的啊?写得那么好!他自己都不知道了。忘我了,达到这个境界。任何艺术也好,做生意也一样啊!大的工商家,一个计划下去,突然赚了那么多钱,自己想想都奇怪啊!就是那么一种脑筋。你用心个个都想赚钱啊,在座我们大家都在用心想赚钱嘛!一个月大概得了两千块钱还拼命节省、计算,要抠着来用,抠了半天给扒手扒走了,很可怜!要发起财来的时候,“不勉而中,不思而得。”而且人还很舒服,“从容中道”,很从容,不紧张,不像大家现在赶公共汽车,急急忙忙大喊,一头跑啊,那很不从容。已经赶到了,汽车“嘟……”开了,下面一阵烟过了,然后在那里生气。那真是“中道”,站在马路中间了!呵!(众笑)既不从容,站在中道,那很糟糕!“从容中道”





中庸讲记

佛缘文化传播中心 Copyrights © 2006-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弘扬佛教智慧 净化社会人心